學弟dz今年流年不利,老是和工人犯衝,工人的順序我有點忘了,大概是從去年開始先鏟雪工人,再來是修路工人,然後是宿舍內的打蠟工人,清潔工人,裝修工人,屋頂工人,還有外面不知道幹嘛的工人.連他離開宿舍後,實驗室附近也開始有工程.工程都是接力的,有的白天開始,有的晚上才開始,有的半夜開始,有的清晨開始,有的早上開始,有的是只作通勤時間,有的是只有周末才開始.

一連串剪不斷理還亂的工程,搞到dz神經衰弱,每天早上都有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對抗氣勢,我想如果軍火合法的話,他應該直接變神風特攻隊進去爆破吧,我不禁感到同情又不可思議,嘖嘖稱奇,因為所有工人都聚集在他身邊,這種機率也未免太巧,只能說學弟有吸引工人的磁場.

dz的解決方法有很多,困境中求生存,口頭道德勸說,找舍監,找學校警衛,找警察,寫信給祕書,校長,市長,再加上狗頭軍師蛋糕學姊的支持和獻策(註),可以作為留學生對抗噪音的100種方法模範教材,因為dz更青出於藍,通常我也會考慮搬家,但硬頸客家人精神的dz是不能考慮此法的(dz,同是客家人的學姊很想告訴你,這個精神不需要用到這邊啦).

所以每天問候他的不是早安,而是今天有沒有水電工惹你啦? 我勸他網路上拜拜,雖然dz自認為行得正,但是也拜下去了,好像有順一點.沒辦法,雖然我們是科學家,但我們也是很開放的,會採用不科學的方法,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啊!有拜有保佑.

現在工人大概消失,換音樂家,隔壁搬來鋼琴家,樓上搬來鼓手,看來犯沖的職業要輪一遍了,莫非和那宿舍八字不合,乾脆來個好聚好散,不過依我對dz的了解,他應該是抱著誓死的決心留到最後(畢業).

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. Peace.Y

註:我在國外也常遇到很吵的鄰居,所以我對dz的解決方法不陌生,但是因為我從小住在公路旁及生長在工廠,所以只對人的聲音會抓狂,但對機械聲音則一夜好眠,而且還是我的非正式安眠藥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蛋糕(cake) 的頭像
蛋糕(cake)

太平洋旁的楓葉蛋糕

蛋糕(cake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