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真是非常驚險,因為之前我爸媽來訪,我不能專心修改我的論文,等他們走後,我就趕緊寫,但是還有另一件事佔住我的時間,就是搬家,所以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去這個研討會,好不容易下定決心,機票也很貴了.因為我一星期前才訂機票和旅館,今天也是要完成學校所有要求的最後一天,所以時間相當緊迫,如果有個差錯,我不是要損失金錢去研討會,就是不能完成學業,我10點半必須去機場,大概有福星保佑,在前一天搬好大部分,洗刷好大部分的家裡,而論文本來還在修結論(我先給老師結論),老師說要確定論文是good english才能簽名,但看我的結論還寫得很差,結果用一天模擬他的風格修完把全部印給老師,過幾小時,老師寄email說第一章到最後一章只有一句要修,寫得很好,已經簽名了,可是我還是對自己沒信心.這種戲劇化的轉折還來不及想,趕快弄其他的東西,然後在今天10點跑完所有程序,本來上星期格式被學校人員改了2次,還沒過,結果今天確定格式都可以了,一切出乎意料之外的好運,我接著拿到了證書,10:35回到家裡(晚了5分鐘)趕去機場.

可惜,福星保佑只到這邊,我的行程是底特律->紐約->聖約翰,在紐約newark機場等飛機時,continental airlines在登機前十分鐘廣播取消班機,錯愕的大家去服務台,服務人員說因為天氣差,能見度太低了,他們安排隔天一大早6:30的飛機,是自然因素不補助食宿,我搭air train到了p4,隨便找了家howard johnson的shuttle過去,還好問了不會太貴,房間裡有二張床,因為行李也沒拿,有無線網路上一下網,覺得非常累8點就去睡了,我明天有個talk,我會一如往常的逢兇化吉,還是最後趕不上呢?

蛋糕(cake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